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永济神潭大峡谷 >> 正文

【家园】那飘香的槐花哟(中篇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2002年清明节前一天,陈文楷自驾车从省城赶回家乡给去世已久的爷爷扫墓。因路途遥远,单位特给他准了十天假,名义为出去采风。

当车开进家乡公路的时候,陈文楷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亲热、愧疚、高兴混淆在一块。是啊!他已经有好几年没回家了,今年是父亲和母亲再三强调要必须回去的。他唯一感到对不起母亲的是他现在还是单身,而母亲已经盼望抱孙子好几年了。陈文楷怀着一颗沉重的心情一路风尘终于把车停在自家院子里,母亲和父亲早已站在院子边等他了,母亲弯着腰向车里看,看见他的车里确实没有别的姑娘时,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掩饰的失望。父亲灭掉烟头帮陈文楷提东西:“几年了,就没有一个中意的姑娘吗?看把你妈急的,你怎么就长不大啊!”父亲这样说的时候,槐花落了,陈文楷脸上毫无表情,他没有回话。心里却想:自己可能属于对女人不感兴趣的男人了,怪上天吧!

陈文楷坐在妈妈烧热的炕头上,感觉家里温暖极了。父亲也坐在炕上给他说一些家乡的变化。母亲不时撩起门帘看一眼外边。外边有小孩子在看陈文楷停在院子里的车,母亲担心孩子们会在车上画个道道什么的,不时的还要朝外边的孩子喊上一句:“不要在车上瞎摸。”

陈文楷是家中长子,弟弟妹妹都已结婚生子,唯独他的婚事让母亲操碎了心可也拿他没办法,所以只能干抹眼泪。一会儿弟弟和弟媳带着孩子过来看远道回来的哥哥了。顿时这个家就被那种热闹的气氛所包围。

陈文楷在回家前让单位的同事参谋着给妈妈和爸爸各买了一套看起来挺昂贵的衣服,另外给爸爸和弟弟各带回来几条别人送给他的香烟,给弟媳买了化妆品和一条丝质纱巾,还给侄儿买回了一个玩具遥控汽车。一家人看着陈文楷给他们的礼物甚是高兴,尤其弟媳妇这时嘴甜地问婆婆:“妈,我过来的时候从家里拿来了羊肉,我现在切羊肉,就给大哥做得吃羊肉面吧!”陈文楷的母亲听到媳妇的话高兴地说:“噢,你就先切吧!你看我高兴得竟忘记了,灶火里有火,我一会儿和面。”“妈,今天你就不要动手了,你坐炕上和大哥拉话吧!今天的饭我给做。”陈文楷听着弟媳妇说着这样入情入理的话,心里感到很是高兴。是啊!弟媳妇对妈妈这么好,他出门在外也感踏实啊!

侄儿玩汽车,陈文楷和他的弟弟还有父母亲都坐在窑里的热炕头谈话。就在他们尽兴的谈话中,弟媳妇把热气腾腾的羊肉面给端上来了,香喷喷的羊肉面即刻让陈文楷融入到了大家庭里。陈文楷感到家乡的羊肉面就是香,就是好吃。

乡村的空气与城里的比起来简直太美、太纯、太清爽。一大清早,那空气就像被滤过似的,深呼吸之后可以感觉到那种清凉纯净之感。早晨起床后陈文楷会伴着犬吠和鸡叫沿着村里路边的嫩槐树跑上一阵,一是为呼吸家乡清纯的空气,二是为感受家乡浓郁的生活气息。

还有三天陈文楷就要回城了,早上晨跑的时候,他在一颗槐树下看到了水灵的、俊俏的、梳着学生头的樱子。其时她正拿着长长的镰刀在勾嫩槐树上的槐花,由于树高,她有点够不着,所以看上去很吃力。陈文楷看到这情形停止跑步,上前说:“我帮你吧!”她没注意到陈文楷的到来,吓得一哆嗦:“你,你是谁呢?”“哦!我是前村的,离开村已经十多年了,今年清明节回来扫墓的,大后天我就回城了。看到你够不着树上的槐花,所以来帮帮你,我可不是坏人啊!”听了陈文楷的解释樱子还是有点怀疑地把镰刀递给了陈文楷,陈文楷很轻松地就帮她勾了一堆嫩槐树枝。樱子小心翼翼地把那些槐树枝一支支地放在路上边的石桌上,然后往红条筛子里摘槐花。陈文楷说:“我帮你摘吧!”樱子抬头看了看陈文楷,然后点点头。摘槐花的时候,陈文楷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和名字,以及这些天留在家乡的用意。樱子只是听,不说话,也许是提防陌生人的缘故。待把全部的槐花摘完,樱子只对陈文楷说了一句:“谢谢你!”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她家的院子,进了家门。

陈文楷尴尬地站在那儿一脸的茫然,不知这是谁家的姑娘,这么的俏丽,这么的可人,这么的傲气呢?她回了家,似乎把所有的槐花幽香都带回了家。

陈文楷带着满脸的茫然,无精打采地回了家。

看面貌陈文楷要比樱子大够十多岁。

陈文楷洗漱之后,对着镜子刮胡子,心想着刚才那水灵的姑娘,一下子感觉到自己苍老了许多,岁月无情啊!

高中毕业的樱子已在家呆了半年多了。她感觉到农村的生活太乏味了,一天总是和些鸡羊猪狗打交,今天要找猪料,明天又要拔羊草。一天不是听见那些鸡羊叫,就是听见猪狗叫。父母亲总也有忙不完的农活,她想呆在家里看一会儿电视,父亲总也不给她时间,这不,又让她在吃过饭后去拦羊。

樱子两只手拉着两只羊的缰绳,但她却没忘记拿一本书。两只羊在她的牵引下欢快地跟着她走,有时羊会跑在她的前面,到成了两只羊在拉着她走。不过比起其它农活,樱子还是喜欢去拦羊。樱子想最起码在拦羊的时候还可以投入大自然的怀抱尽情地享受。

樱子把两只羊拉在河滩处一块草地上,她把两只羊拴在两棵树上,让羊自己去吃草,她则可以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看她带来的书。樱子看的书不是小说,而是一本《酒店管理指南》,这书是她托一个考上大学的同学在城里买来的,她至今也没有去过城里那些高档酒店吃过饭,但她却在电视上无数次的看过那些大酒店,那些大酒店的豪华与自己的家无法相比。樱子太向往大城市的生活了,她想她要是能在城里的那些大酒店做个服务员也好,这样她就可以接触城市了。

樱子太羡慕从电视看到的那些女强人,那些女人有的文化也不是怎么高,但他们可以有自己的公司,自己的酒店。她们手下往往有一批靓妹小伙任她们指使,任她们差遣。樱子想,要是她能在城里有个自己的哪怕是小一些的饭馆也好,那样她也可以雇佣一些厨师、服务员帮自己打理。那样时间久了她就会积累自己的资金最后做大,所以樱子已经提前在这方面用上心了,她想现在看的书将来一定会派上用场的。

羊儿还在吃草,樱子看了一会书,就把书搁在石头上,她站起,从河边拣起一些小石头,用力甩向河里,河里本就浑浊的水在小石头的戏弄下溅起了些许神秘的浪花。樱子的心在这些浪花的撩拨下早已飞向了大城市,她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酒店的老板,自己高高在上,而下面却是好多自己的员工,在听自己训话,那些员工对她毕恭毕敬。想象让樱子脸上露出了一种无法掩饰的笑意。

樱子陶醉在她的想象里,她不再看书了,她仰躺在河边的青石板上,沐着暖暖的阳光,听着潺潺的水声。

羊儿大概吃饱了,咩咩地叫了几声。羊儿在吃饱时常常这样叫几声,是一种听起来温柔的叫声,而不是它饥饿时的那种让人听起来心烦的叫声。樱子没去理她们,吃饱了就躺一会吧!要不睡一觉吧!又没有新的任务给她们。听到羊的叫声樱子想到羊真可怜,一年下来长大长肥了,主人便把它们不是卖了就是杀了。其实卖出去的羊也还是让人给杀了,杀了的羊变成了人的一餐餐美味。与羊比起来,樱子为自己投胎成一个人感到莫大的幸运。

樱子不想回去,回去又怕父亲给她一个新的任务。羊儿躺在树下舒服地睡着了,她复坐起又拿起书看了。看了一会她猛然间就想起早上为她帮忙的那个前村的男子。樱子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但她听到他自己介绍说他一直在城里生活,她恍然想到她要问父亲那人是谁?樱子就像看到希望一样匆匆地就把正在睡梦中的羊叫醒,她把书夹在臂下,拉着两只羊快步地往家里走。

樱子的母亲已经开始做晚饭了,父亲则圪蹴在院子里的花栏墙上抽着自制的卷烟。樱子匆匆地把羊拴好,把正在抽烟的父亲拉近家门,给父母亲地说了早上她勾槐花时的情形。不想樱子的父亲一听完女儿的诉说便对女儿说道:“傻女子啊!你怎么那么没礼貌。你应该让他回咱家里坐坐啊!虽然他和咱们不是同姓,但按辈分你要叫他大哥的,他可是咱们村里文化最高的人啊!他是咱们村里的骄傲,人家那才学才叫高,一年不知书就要写几本啊!爸爸好几年不见他了,但听说他这次清明回家了,我还一直没有见。你明早起早一点,到路边去等,如果能等上你就告诉他说爸爸要请他吃饭,城里人常吃大鱼大肉,不吃我们农村的这些稀奇吃的。樱子妈,你明早给咱蒸点槐花,另外再炒几个土鸡蛋,他们城里吃不上土鸡蛋的,我要和文楷喝几杯,樱子不是常闹着去城里当服务员吗?就托文楷给她找一个好一点的酒店,让她出去闯闯吧!有个熟人照应我们也放心些。樱子,你见了他你就说爸爸和妈妈请他吃蒸槐花,他一定会来的,他不是那种摆架子的人,如果你等不上他就去他们家里去请他。”樱子听了当即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

樱子开始憧憬她即将要迎来的城市生活。

第二天一早,陈文楷又去晨跑。陈文楷想,要是再看到那女孩就好了,当他跑到昨天那儿的时候,果然就看到了樱子,但他故意的没有去搭理她,而是跑至她身边的时候放慢速度继续跑,不想跑过她身边时,樱子却叫他:“大哥,你等等。”陈文楷驻足问她:“有事吗?”樱子有点害羞地说:“大哥,昨天我太没礼貌了,对不起!我回去和父母讲了你帮我,他们都说我太不懂礼貌。我父母知道你,还说你是大作家,爸爸和妈妈今天要我把你请到家里吃蒸槐花,大哥你赏脸吗?”

“真的吗?”

“真的啊!”

“那你父亲叫什么呢?”

“周顺德,我叫周樱子,村里的人都叫我樱子。我去年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但我不想复读了。大哥你一定要给我们面子啊!我就站在这里等你跑完去我家吃饭。”

听樱子这样一说,陈文楷忙又说道:“樱子你就不要等了,我跑完回家给妈妈交代一声就来。

周顺德和陈文楷不是同宗同族,加之年龄的悬殊,所以互相只是知道对方的名字,不怎么往来,也许是陈文楷很少回家乡的缘故。

陈文楷没有拒绝樱子的邀请,拒绝了反而显得他是那种不认乡亲的人。樱子虽然没有说明她父母为什么请陈文楷吃饭,但陈文楷已经意识到他们请他吃饭的用意。农村人嘛!无非是想让他给不去复读的樱子指条出路。

乡村的人不吃早点,所以早饭吃的很早。陈文楷晨跑之后,回家洗漱,又特意地刮了胡子,告诉父母亲后村的周顺德要请他吃饭一事,便离开了家。

站在院子里的樱子老远看到走来的陈文楷,忙跑回家告诉了她的父母。樱子的父母听到女儿的话,赶紧从窑里出来,走到硷畔边迎接陈文楷。等陈文楷快到了院子,周顺德便疾步走向前,拉住陈文楷的手,说:“文楷,你能来,我们一家人太高兴了。”周顺德似乎有点口吃,可能是紧张的缘故,他看到戴着眼镜的陈文楷,从心里肃然升起了一股仰慕与崇拜,他唯恐他的话说错,每说一句总要经过深思熟虑。“有十年没有回家了,感觉家乡变化太大了,我离开的时候樱子还很小一女孩,现在我都认不出了,叔和婶身体还好吧!”陈文楷看到樱子一家人都出门外迎接他,禁不住感慨道。“好,都好着哩!我们受苦人,锻炼出来了,健康着了。我看到你爸和你妈的身体都还很硬朗,你回来他们一定很高兴吧!”拉话中他们已走到门口,樱子的母亲忙忙把门帘揭起,站在门口让陈文楷先进屋:“婶不会做什么饭,就拿咱门口树上的槐花做了点稀罕吃的,也不知你爱吃不,担心你吃不惯,我蒸熟槐花后还放清油在锅里炒了,赶紧坐炕上先尝尝,如若不对口味,婶再给你做点你喜欢吃的。”周顺德让陈文楷先上炕,可陈文楷说他已不习惯盘腿坐炕上吃饭了,执意要坐在炕栏边,于是周顺德也只好坐在炕桌的另一边。樱子的母亲学着电视上看到的,给陈文楷的碗里盛了米饭,把已经炒好放在锅台上的蒸槐花和炒土鸡蛋给端上炕桌。陈文楷一进屋就闻到一股清香的槐花香,待看到热情好客的婶端上来后,忙拿筷子就着吃了一口后说道:“香,好吃。好吃。我回家妈妈还没有给我做着吃这样的稀罕饭呢!昨天樱子说吃蒸槐花,我那时就猜想会是怎么个味道呢!”樱子的母亲听到陈文楷的话,才把一颗悬着的心放踏实了。周顺德听到陈文楷的话后说道:“文楷啊!樱子这孩子不懂礼貌,昨天我就怪她怎么不叫你回家里坐坐呢!”“叔,这不怪她,是樱子的警惕性比较高,这在城里可是优点啊!”“哦!城里还有那样一说啊!”等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周顺德说道:“樱子妈,你把我放了几年的那瓶西凤酒拿出来,我要和文楷喝几杯。”他又对站在地下的樱子说道:“取来两个酒杯,再把你妈腌制的小菜盛来一盘。”一阵推让之后,周顺德让樱子把酒打开。周顺德接过樱子打开的酒倒满两杯,端起一杯递给陈文楷,一杯拿在自己手里说道:“文楷啊!你肯来家里吃饭可给叔赏脸了,叔是个没文化人,可叔很敬重你们文化人啊!你可是咱们村里最有出息的一个人,樱子给我说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给她讲过,你是咱们村里的骄傲啊!可樱子那女子没礼貌,连你让也不让一下来家里坐,唉,现在的孩子不知在学校学些什么?连一般的礼貌都不懂了,文楷啊!你可不要逞恼,她毕竟还小。文楷你说对不?”说完周顺德和陈文楷碰了一杯,两人都喝干杯里的酒。樱子在地下站着,看见他们把杯子的酒喝了,就走过去又给满上。陈文楷喝了杯里的酒赶紧说道:“不恼,不恼,叔多虑了。再说她不认识我啊!女孩子有点警惕性还是好的,这是优点啊!要在城里就不易上坏人的当了。”周顺德看了一眼樱子又说:“樱子你听见你大哥说的话了吗?你大哥可是知书达理的人啊!樱子,你要是再补一年说不准会考上的,考上大学说不准也会和你大哥一样有出息的,可你偏不补习,不补习你说呆在咱农村这山窝窝里能有什么出息啊!”周顺德说完话又和陈文楷对饮了杯里的酒。机灵的樱子又给满上酒。陈文楷接着周顺德的话题说道:“叔,我看樱子也挺机灵的,现在高中毕业去城里找个零时工还是比较好找,如果她想学什么手艺也是可以的,你就让她自己拿主意吧!现在可不同以往只有考学一条路,凭着她的机灵,学个什么自己喜欢手艺肯定也来得快,她毕竟还小,慢慢来,你可不能总埋怨她,将来一定也会有出息的。”周顺德听陈文楷这样一说,也便顺着他的话题往下说:“我想也是啊!可樱子却好像没什么想要学的,现在只一门心思要去城里当什么服务员。文楷,我总感觉酒店里的服务员好像什么都干,一个女孩子家,去那种场所我总感觉不好,学坏也说不准啊!那样可就丢了祖宗的脸了。文楷,你在城里住得久了,你肯定知道,你给叔说实话,我们老实本分的庄户人家的女儿能去那种地方吗?”陈文楷听了周顺德的话便笑着给他解释道:“叔,原来你担心这个啊!不会的,不会的,现在是什么社会了,又不是旧社会,再说城里那些高档酒店里,我们平时见到的服务员都是一些农村来的孩子,他们都是一些本分的孩子,她们只是酒店老板雇去做一些比如点菜、传菜、打扫卫生、洗碗之类的一些光明磊落的事,绝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不过高档酒店里也有娱乐中心的,但我们即使去酒店也不去那儿做事啊!如果为这个你就放心好了。”听陈文楷这样一说周顺德便放心了,他又和陈文楷对饮了杯里的酒然后说道:“那文楷你就留心给樱子在城里找个好一点的酒店,让樱子做几天吧!说不准她做一段时间就够了,我想那怎么也是伺候人吃饭的地方,就去伺候人吃饭的地方吧!可不敢去那些客人要睡觉的地方。”听了周顺德的话,陈文楷又笑了,他说道:“叔,不是那样说的,高档酒店里分餐饮部、客房部、休闲娱乐中心,商务中心等等,反正有很多部门我一下子也说不完,樱子如果要去的话,就在餐饮部做活比较好,这个我比你清楚的。”这时在地下凳子上吃饭的樱子站起高兴地问道:“大哥,你答应给我找酒店了吗?”樱子的母亲接着樱子的话说道:“傻女子,你大哥可是热心人,能不给咱帮忙吗?你就放心吃你的饭。”陈文楷听了她们母女的对话说道:“答应,我回去给你联系,我正好有个同学也开酒店。”樱子又说道:“那大哥你回城的时候就把我也带上吧!我可想早一点去城里。”周顺德也接着说道:“文楷,你看行吗?樱子独自还没出过门,正好你也开车,跟着你我们会很放心的,回城里你再给联系,但这样就是要麻烦你操心樱子了。”陈文楷说道:“不麻烦,再说车也空着,樱子坐着我们拉拉话还能解瞌睡。那就这样,让樱子准备好,回城的时候我来叫她,我说不准明后天就走。”“那太好了。”樱子竟然在地下高兴地跳了起来。

济南正规的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吃什么药有效果

友情链接:

计无所之网 | 橱柜大全 | 金威澎移动电源 | 高中贫困生申请 | 山东有名的景点 | 男人养肾的方法 | 夏洛特皇后群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