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释迦牟尼佛舍利 >> 正文

【江南小说】守护康美娜的爱情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我一直在等康美娜回来,从六岁一直等到现在。

在等待康美娜的过程中,我讨厌两样东西。确切地说,是一只狗和一个人。

二乐是我养的那条狗,而古意,则是养我的那个男人。

在这之前,我不得不说,二乐是一条很有意思的狗,它有意思起来甚至都不像一条狗。

同我一样,对古意的偷情和出轨,二乐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敏感和关注,它凭着天生的好嗅觉,常常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迅速而准确地找到古意与人谈情说爱的地方。

的确,二乐的聪明和机智有好几次都让古意起了疑心。有一次,当我照常把二乐抱上餐桌吃饭时,他就颇不以为然地皱着眉头说:“古乐,我觉得你并不适合长期同一只狗生活在一起。”

我没有作声,双手痉挛地揪住二乐颈上的毛发,二乐在我怀中委屈地呜咽了几声。

其实古意的心思我一直都很明白,他恼恨的倒不是二乐,而是我借着二乐来搅扰他的好事。从我有记忆起,古意就一直在做对不起康美娜的事情,他频频与女人约会,不停地出入情场。

可是,我敢说,古意的约会从来没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因为古意是属于康美娜的,而守护康美娜的爱情是我毕生所愿。所以,每当我和二乐恰逢其会地出现在古意的风月场上时,二乐成了我突然出现的最好理由。

是的,从某些方面来讲,二乐真是一条无比忠贞的狗,同我一样,无比忠贞地维护着康美娜的爱情。

但是这次,二乐是真的帮了倒忙了。

本来我们的车子已经驶出去很远了。但二乐忽然表现地狂躁不安,我这才想起我为二乐精心准备的狗粮放在古意的房间里忘记带上了。

我执意要回去,林昏晓拗不过我,只好愤愤不平地调转了车头。

我不知道我会看见那一幕,如果我知道,我不会回头。

在古意的那张大床上,两具交缠着相拥而眠的躯体赫然入目。

那时候,我有两个选择,猛扑上去尖叫着分开他们或是泪流满面闭门而逃。可是,我忘了该有的反应,只能全身瑟瑟发抖地僵在那里。

屋子里一下子变得很静,静得能听见我牙齿格格着响的声音。

古意很生气,但是他竭力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轻描淡写地说:“就回来了?”平淡地就像是在谈论一个天气问题或是在打一个最平常无比的招呼:“你吃过饭了吗?”

直觉地,我认为这是一场阴谋,一场古意策划、二乐协助、林昏晓在旁看戏的阴谋,他们是故意让我撞破的。

这种赤裸裸的挑衅让我周身的血液在瞬间冲上头顶,又在瞬间凝结成冰。

在这之前,也许我还能自我欺骗地说,我没有辜负康美娜的信任,我守住了她的爱情,等她回来的那一天,我一定会交给她一个身心清白、忠贞不渝的古意。

可是现在,林昏晓就站在我的身后,眼前残酷的现实逃无可逃。古意拉拢了我身边的人,在我面前明目张胆地背叛了康美娜的爱情,我再也不能心安理得得活在我亲手编织的美梦中了。

我的愤怒和绝望无处宣泄。

在这一刻,我突然无比憎恨二乐那张略有得色的狗脸,如果不是因为它,我和林昏晓现在早已在海滩上玩沙子去了,我就不会撞见这么难堪屈辱的一幕,我和古意之间就会一直心照不宣地继续着这种你藏我躲的游戏。

可是,二乐的故作聪明给了古意彻底摊牌的机会。

林昏晓将我死命地往外扯,我的手死死地扳住门不肯挪动半步。

我看着古意,一动不动。

古意臂弯中的女人无限娇羞地惊叫了一声,迅速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闪过我眼眸的是一张小巧精致的脸,这种小家碧玉的姿色又怎么及得上康美娜那种倾城绝艳、惊心动魄的美?

一种巨大的优越感终于使我反应了过来,我轻轻地笑了一下,恰到好处地表达了我的轻蔑和不屑,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古意的房间,再也没有了以往的兴致去欣赏古意那张被我激得看不清表情的脸。

说实话,我不懂得如何鉴赏别人的长相,尤其是男人的。

其实,除了古意和林昏晓,我也几乎不看别的人,他们的长相在我脑子里一般都是概念模糊。

但我知道,古意属于长相迷人的那类男人,因为这么多年来,康美娜同我讨论的话题都离不开古意:他的英俊、他的多情、他的魅力……

当然,我相信林昏晓也长得不错,只可惜康美娜从来没有见过他,无法对他作出适当的评价。

从我六岁起,康美娜就一直同我保持着一种秘密的联系。我乐此不疲地向她提供着古意生活中的一切情况,包括他每天都做了些什么,出席了哪些酒会和晚宴,打得是哪种图案的领带,晚上是不是又没有吃饭……

康美娜对古意的这种高密度的持久关注,使我坚信,古意只能是康美娜的。

所以,当康美娜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暂时不能留在他身边时,古意不能背叛她。

于是,我打定主意帮康美娜守护古意,直到她回来的那一天。

十岁过生日的时候,古意并没有如他预期那样从国外赶回来,可我比以往任何一次过生日时都要感到幸福和兴奋。

因为康美娜这次流露出想要送我一件生日礼物的愿望。

康美娜说,她将会送我一件有着梦幻色彩的公主裙,她还说我一定美得像一个小公主。这让我遐想了很久,第一次动了想知道康美娜是个什么样子的念头。

“你长得美吗?”我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她。

“美。”她回答时没有丝毫犹豫。

“有多美?”我来了兴趣,继续追问道。

“你能想象有多美就有多美。”

康美娜给了我一个尽情想象的空间,因为她的这句话,我兴奋地好几天都沉浸在幸福和想象中,也就是在那以后,古意跟别的女人约会一次,我破坏一次。

我依仗着二乐,在搅乱他们的时候,无比地理直气壮。

因为,围绕在古意身边的环肥燕瘦们,没有一个能敌得上康美娜的美貌,也没有一个能敌得上康美娜的痴情。

【二】

我将二乐送了人。它陪伴了我这么久,我却看也不看就将它彻底抛弃。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无情和不留余地。

关于我的个性,林昏晓很恶毒地说:“除了你养得那只狗和养你的那个男人外,你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他说得没错,但是他不知道,我现在最讨厌地就是这两个名字。

除了康美娜,我再也不允许我生命中出现最亲密的东西。

何况,二乐的存在让我时时回忆起自己的失败和那令人窒息的一幕。

活了十几年,只有康美娜知道,我对自己是多么地厌倦和憎恨。

其实,我最想无情对待的人是自己,最想遗弃的人也是自己,一个连自己都不珍爱的人,你为什么还要苛求她去善待别人?

林昏晓对我充满怨言是有理由的。

自从他突然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开始,我对他的抗拒和厌憎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我曾无数次地朝他吐过口水和将他关在门外。

我不知道我跟林昏晓之间是怎样克服了种种障碍而维持着长久关系的,但我知道林昏晓闯入我的生命中来,不是一个偶然因素,而是出自于古意的背后安排。

那时候,古意很忙碌,他将我丢在学校里就在各个城市里不停地飞来飞去。

可是,没有多久,古意就不得不被迫接受一个事实。

对于我来说,群居生活是一件多么不适合和不理智的事情,因为我长时间的沉默无语和种种匪夷所思的行为造成了老师和其他同学的困惑和不安。

古意无奈之下,只好将我独自留在家里。

在这期间,他找来了不同身份的人,这些人按照古意的指示怀着共同的目的来接近我,可是要不了一个星期,他们就会自动识趣地离开古意的这所大房子。

我就是一个人度过了漫长沉默的岁月后见到林昏晓的,他很年轻,少了一份人人都会带着的面具。

第一次见面,林昏晓很认真地问我:“那么,你叫什么名字呢?”

他的表情像极了一个天真未璞的孩子。

“我没有名字。”

说完,我看了一眼古意,他依旧面无表情。

古意的面无表情让我微微失望,要不是为了挑衅和激怒他,我是不可能去回答这个愚蠢的问题的。

我依傍着古意而生存下去,却又仇视着与他有关的一切。

十几年来,我就在这种双倍痛苦的间隙中找到了一种目标和乐趣,并且坚持不懈,乐此不疲,凡是古意厌恶的我必喜欢,凡是古意喜欢的我必厌恶,包括这个名字和他的情人们。

“没有名字?”

我亲眼看见林昏晓的眸子里涌上来一股浓浓的好奇兴味。

我适时地隐藏起了我锋利的爪牙,不动声色地观望着,这是我惯常的招数,就等别人得意忘形的时候,给他最致命的反击。

古意在旁神色冷淡地看着……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没有我想象中的讽刺和嘲笑,林昏晓很随意地感叹:“没有名字呀!”

林昏晓的语气中带有一丝淡淡的惋惜之情。

林昏晓踌躇了一下,突然神秘兮兮地说:“那我给你取一个吧?我叫林昏晓,你呢,干脆当我妹妹算了,叫林夕晓。”

说完,林昏晓开心地一笑,再随意地挥挥手,一副慷慨的派头。

那是一种陌生的暖意和温情,这种异样的感觉让我忘了反击,茫然到忘了我原来是跟谁也不来往,尤其对陌生人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我失神的样子,让古意十分满意,从此以后,林昏晓就成为了我生命中一只挥之不去的苍蝇。

这只苍蝇从见我第一面起,就坚决认为我是一个报复心极强且开不得丝毫玩笑的人。我想不明白为何那个把我从小养到大的男人却不懂得,还跟我开这种天大的玩笑。

二乐,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将它遗弃,可是古意呢?

如果古意不是养我的那个人,而是我养的那只狗,该有多好!

那样,在他将这种耻辱火辣辣地印证在我脸上时,我就可以像对待二乐那样将他远远地摒弃在我的生命之外。

送走二乐后,我从古意的房间里拿走了他的剃须刀。

林昏晓还在嘲笑我的失态,他并不知道古意的背叛对我究竟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康美娜永远也回不来了。

因为我没有守住她的爱情。

有一次,我问林昏晓为什么要呆在我身边,是不是为了古意的钱?

林昏晓说刚开始的时候是的,后来就不是了。

我问为什么?他说他也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也是一个人长大的,两个没妈的孩子在一起才不会感到孤独。

记得当时,我恶狠狠地向林昏晓扑去,将他的手臂咬出了血。

我憎恨林昏晓。

他怎么可以说我是个没妈的孩子?我又怎么可能没有妈呢?如果没有妈,我是古意从那里弄来的?而且从六岁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康美娜的存在。

林昏晓的说法,根本就是无视康美娜的存在,这是我尤其不能容忍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否决康美娜的存在,总有一天,康美娜会回来的。

而我,一直在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三】

古意用的东西果然都是极好的。

我只用那薄薄的刀刃在手腕处轻轻地一挑,红色的液体便喷了出来。

疼痛着伴随着温热的鲜血是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可我突然觉得非常非常地冷,还有一种让人绝望的孤独无依。

六岁那年,我问古意:“她是谁?”

因为我受够了别人或同情或猜忌的目光,还因为古意的回避和我那漫长孤独的童年时光,以至于这个问题在我心中酝酿了很久很久。

我盯着古意的眼睛。

古意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种古怪的神色,似悲伤似缅怀,但更多的是一种不想让我知晓的秘密。他的目光在躲闪着我。

良久,古意终于艰难地说:“她叫康美娜。”

“她在哪里?”

“她去了远方。”

“为什么她不在我们身边?”

“因为发生了一些无能为力的事情。”

我敏感地觉察到古意不敢看我,我想他在心虚,也许他做了伤害康美娜的事情。

于是我问了我最关心的一个问题:“你爱她吗?”

古意被我的目光迫得有几分狼狈,但是这次,他几乎没有犹豫地回答道:“爱。”

在这之前,古意带着我满世界奔波,走到哪里,都能迎来人们怪异的目光和询问。

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康美娜的影子,我也从来不知道康美娜的存在。

古意的话让我的心落到了实处,我知道我不是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我也有母亲,最重要的是,古意还爱着她。

但是,古意接下来的行为却让我从失望到恼怒到憎恶。

十几年来,古意不停地接受别人为他安排的相亲,不停地更换女友。

古意的行为使我渐渐不能相信他对康美娜的爱情。

我开始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副关于康美娜的凄惨画面:那就是得不到丈夫一丝一毫怜惜的康美娜在含辱带屈生下我之后,独自心碎离去。

每当我想起康美娜也许正躲在一个任何人都不知晓的角落里伤心绝望哀哀哭泣时,我就感到一种巨大莫名的悲愤之情。

这一切都是古意造成的,是他的绝情冷酷造成了我没有母亲的惨状,造成了康美娜哀婉凄美的爱情。

对于康美娜,我长这么大,也思念了这么久,从我知道她的名字的那一刻,我就在等着她回来。

不,在我还不知道她这个人存在时,我就已经在思念她在等她回来了。

现在,古意毁掉了我极力企盼的一切东西。

他的行为已经在明确地向我宣示,他并不如我一般地期待康美娜回来。相反,他正在积极地寻找另一个女人,借以取代康美娜的位置。

康美娜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丢失了她的爱情。

“林夕晓,接电话……林夕晓,接电话……”

电话里传出林昏晓那令人恶寒的声音。这次,我按下了接听键。

“林夕晓,你到底还活着没有,要是还活着,就赶快喘口气,你家老头子快要急疯了。他要扔下开到一半的会议跑回来。”

有癫痫的人会不会死
癫痫会不会影响患者寿命
吃什么中药能治疗癫痫呀

友情链接:

计无所之网 | 橱柜大全 | 金威澎移动电源 | 高中贫困生申请 | 山东有名的景点 | 男人养肾的方法 | 夏洛特皇后群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