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上海骑行 >> 正文

【丁香•祝福江山】妙方(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别看老婆我今年六十八了,耳不聋,眼不花,穿针引线顶呱呱,走起路来风摆柳,后相还是一枝花。我这双耳朵呀,还像当姑娘时一样好使唤,儿子和媳妇背着我嘀咕什么食道癌、什么大医院检查,说得恁低,我也听了个八九不离十,气得我一夜都没睡好觉,泪水把枕头都泡湿了。我本来以为不过是喉咙咽东西不利,没料到得病会这么厉害,唉,这还有啥活头!不如我赶紧“走了”好!

孙子在郑州上大学,孙女在焦作上高中,儿子和媳妇开着小轿车去焦作市里新买的楼房里装修去了,单单撇下我一个孤老婆子在家里受熬煎,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我寂寞难耐,无精打采地躺在床上。忽听到“卜浪、卜浪、卜浪浪、卜浪”,不用猜,保准是那个“响半街”又来了。

提起“响半街”,方圆十里八里的大人小孩全都熟悉。“响半街”名叫王金山,他人矬语声高,吆喝一声半里多长的大街上声音能打个来回。要说起俺俩不便公开的关系,俺俩在上初中时还偷偷地谈过恋爱哩。我属相猪,他属相猴,他比我大三岁。俺俩在小树林里还亲过嘴哩,感情好得没法说。后来他央媒人来提亲,俺妈嫌他个不高,俺爹找算卦先生一掐八字,认为属相不合,说什么:“猪与猿猴不到头,朝朝日日泪交流,男女不容共长久,合家不幸一笔勾”,硬是把俺俩活活给拆散了。俺爹说算卦先生要我嫁给属相虎的特别好,说什么“青虎黑猪上等婚,男女相合好联姻,财禄丰盈百事顺,人口兴旺有精神”,这真是骗人的鬼话!从我嫁给我那属相虎的男人之后,就没有过上一天的舒心日子,就这样也没有和我过到头,早早就舍下我和九岁的儿子上西天去了,害得我又当娘,又当爹,含辛茹苦才拉扯儿子长大成人。当时有人劝我再走“那一步”,我担心儿子“前窝后窝”受欺负,就一心守寡到如今。

王金山他爹也相信八字配婚说的“红蛇白猴满堂红,合婚相配家业兴,荣华富贵子孙有,福寿双全多康宁”,硬逼着王金山找了个比他大三岁的属相蛇的女人结了婚。结果王金山过得比我还不如,他那属相蛇的老婆给他扔下两个童年的儿子,也很早就到地下公司上班去了。

虽然俺俩感情有基础,但为了各自的孩子不受气,几十年来仍然山是山,水是水,山水各自度年岁。

嗨,我想起来了,前年他也得过这种吃不下的毛病,现在身体健壮得好像跳兔似的,他肯定会有个妙方,我得赶紧去问问。想到这儿,我也不知从哪里突然来的劲头,健步如飞地来到了大街上。

人们把王金山卖货的电动三轮车围得风雨不透,王金山正唱得起劲:“我的钢针明晃晃,赛过罗成的小银枪,大姑娘半夜里想起了我呀,想找我,想找我,想找我买针绣那出嫁的花衣裳。”他那转了好几个弯的拖腔,美得人的浑身汗毛眼都有说不出来的舒坦,假如把这唱腔关到戏院里去,买票的人不挤得打破头才怪哩!

我满头大汗,总算是挤到了人群的里圈。只见王金山正在卖弄他几十年练就的甩针把戏。他边唱边在小桐木板上甩针,一出手就甩了个天女散花,又一甩就甩了个大雁南飞,再一甩甩了个孔雀开屏,又一甩甩了个喜鹊闹梅,针针直立,人人叫好。“头号针,二号针,三四五号绣花针,家家户户离不了,争先恐后来买针”,“买的买,捎的捎,每人都拿一大包,回到家里给老婆,老婆晚上有犒劳”,王金山边唱边给人递针。接针包的是狗娃那小子,双喜在一旁刮脸羞他。王金山瞅见了,就边递针边唱:“自己做主敢买针,男女平等传佳音;有的汉子不敢买,还得请示批准人。”唱得双喜红了脸,也赶紧买了一包针。俺村偏僻路远,买针的人很多,买小杂商品、日用百货的人也不少,好容易等人群散了,我才和王金山搭上了话茬。

“响半街,你个老不死的,生就的受苦命,恁老大是省里的厅长,恁老二是县里的书记,喊爷的一大群,还愁没人托你屁股抬你炕,就不会安安生生坐在家里享清福!”

“哎哟哟,是小白鹅(娥)呀,看把你给翅楞的,我离‘忘出气’路太短,还得加紧蹦跶哩。”

“你再吃几年死(屎)吧!”

“响半街”那副络腮胡子圈着的圆脸上堆满了核桃纹,眯缝着小眼乐呵呵地说:“我每天吃的蜜蜂屎。”

耍笑话说罢,我向他提起了妙方的事。

王金山收了笑,阴沉着脸说,你别嫌我说话啰嗦,我提起来话就长啦……

唉,你当寡妇难,我当鳏夫也是难呀!都怪我个低力薄,干不了重活,为了养活两个苦命的儿子,我就拼命挣钱,农忙时种地,一到农闲就跑小买卖,靠吆喝“皮麻绳头换洋火”供儿子上小学,靠叫卖“芝麻酱秦椒酱醋酱油甜酱”供儿子上中学,靠拉车叫卖“针线洋火、瓢勺碗锅、小杂商品、日用百货”供儿子上了大学。我那两个儿子也给我争气,后来都吃上了“皇粮”,戴上了“乌纱帽”。

唉,他俩一当大官不要紧,就嫌我四处流窜大吆喝丢了他俩的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兄弟俩串通一气把我关到了高楼上,还给我找了两个小保姆,请吃坐穿不让我再出门。可把我憋得呀,浑身冒火、七窍出烟、口舌生疮,气炸了肚皮。我头脑一热,就抡起了笤帚朝他俩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一顿,破口大骂:“恁俩就不想想靠啥长大的,靠啥才能上到大学毕了业,你们是好了疮疤忘了疼,荣华富贵忘了本!”

我的俩儿子泪流满面,“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给我磕着响头说:“我的亲爹呀,您老人家快把俺俩打死吧,打死了俺俩您好四处流窜去吆喝;要不然,光是说闲话的唾沫就要把俺俩给淹死了,俺俩忍受的思想折磨比打死俺还要难受哩!”

我的手直打颤,笤帚干着急落不下来。二儿子暗使眼色叫小孩们也给我全都跪下。我那最小的宝贝蛋孙子不懂他爹的意思,立而不跪,被他爹狠狠搧了一巴掌,打得他鼻嘴冒血,疼得我的心都快要碎了。我不由哭出声来,为了俩儿子的脸面,更为了小一辈不受连累,就只好违心地答应了俩儿子的苦苦哀求。

唉,几十年养成的怪毛病,我就习惯跑买卖,一天不吆喝,喉咙里就像长了草。没法子,我就在高楼上发了疯,走来走去空吆喝。两个小保姆当我得了神经病,不辞而别地跑掉了。

我为了过一过卖东西的瘾,就再三央求孙子孙女们给我当买主,我把屋里的一切物件都作为商品出售,向他们吆喝叫卖,还要求他们学会给我讨价还价,尽量增加买卖的真实性。刚开始,孩子们感到挺好玩;到后来,都吓得躲到学校里不敢再回来,说什么也不来参加我的这种游戏了。

我从此不吆喝了,但是吃的也是越来越少了,最后竟然发展到了水米不打牙的可怕地步。俩儿子也还算孝顺,轮流陪我在郑州住院,到北京会诊,折腾来,折腾去,钞票花得像泼水,一泼就是一大盆。我的病却被治得越来越严重,每天全靠输液体来维持这条命。医生们都说查不出什么病,老百姓却风传说:“就冲着王金山这个吃不进的重症状,还会不是食道癌?”

王金山说话真啰嗦,我趁他换口气的工夫,就赶紧打断他的话头说:“你这老家伙别扯那么远,快说说你用的啥妙方!”

“妙方么,就是俺俩儿给我颁布了可以‘四处逛荡做买卖’的新政策,这个新政策来之不易,是我通过绝食绝医的坚决斗争,拿这条老命换得来的。你没仔细瞅瞅,我这是傻小子放鞭炮,不惜钱财,只图红火!俩儿子供给我充足的资金,我卖东西就和白给人差不多。你没想明白,现在年轻人谁还用针线?白拿走我的针包也是为了给我来捧场,全都是为了博得我老头子图个高兴。乡亲们比俺家的小孩们还理解我的心思,你没看?他们给我配合得有多好!我王金山得的不是癌,是气,一吆喝一蹦跶,百气自消,啥病也能去掉啦!”

我感到心里很失望,脸面霎时变了色,浑身好像抽了筋,站着也难站稳当,我不由自主喃喃地说:“唉,我这病怕是没治了。”

王金山这个老东西赶紧心疼地扶住我说:“你快对我说病根,百病自有百药医,你咋知道我没妙方治你的病?”

我强打精神说:“我的病根也是气,不过,我的气和你的气大不同。俺家好容易过上了好日子,儿子和媳妇不消停。小两口在焦作市里干装修,每天能挣五六百,有时上千还挂零。家里这么好的房子不想住,又到市里买房就在那高楼第二十五层。我的天呀,这云彩眼里的房子怎么住?恨得我整天牙根疼。小两口经常开着轿车来回跑,我的妈呀,这得浪费多少汽油钱?心疼我整夜睡不宁!他们还想叫我去那儿住,啊呸,老娘我自有老主意,就是死到家里也不去住那云彩眼里的监窟窿。我越想越气吃不下饭,吓坏了那两个小畜生,瞒着我偷偷嘀咕什么食道癌,什么大医院,没防住叫我听见了,我真想立刻丧残生!”

王金山这个小坏蛋把眼一瞪,狠狠地批评我说:“那是孩子们在谈论别人,你就别疑神疑鬼了。人家赶上了好年代,就叫人家好好幸福吧!孩子们没有错,你就别自找气生了。笑是最好的长寿药,笑一笑,十年少,心情一舒畅,百病不沾身。你的心态不好,心态的‘态’字,拆解开来,就是‘心大一点’,说穿了,你生气,就是因为你的心太小了。花是浇死的,人是气死的,百病皆生于气,经常自己找气生的人,咋会不得病?”

我骂他榆木疙瘩盘丝头,就是不开窍,就不会给我说句顺溜话,暖暖我这个女人的心,还是像小时候上初中那时光,想法逗我生闲气。

王金山这个坏小子乐呵呵地笑着说:“我太会对你说顺溜话了,你那个时候最喜欢我的顺口溜了,我一溜你就破涕为笑,我还是给你唱段顺口溜吧。”

我假意扭过脸说:“谁稀罕听?”

王金山清了清嗓,字正腔圆地唱了起来:

“人生在世不容易,难得就是不生气,万事怎能都如意,做到不气要牢记。

为点小事常动气,气出病来无人替,看病花钱又受罪,想治气病难治愈。

不斗气来不憋气,不赌气来不叹气,不怄气来不泄气,不火气来不怨气。

烦心琐事由它去,良药一剂好脾气,顺其自然不生气,和谐社会是福气。

富贵荣华莫攀比,健康胜过名和利,难得糊涂识大体,知足常乐是真理。

正逢盛世享天伦,晚年幸福甜如蜜。注重身体保自己,儿孙琐事随他去。

笑口常开无忧虑,一切疾病都消失。不气不气真不气,不气歌儿记心里。”

王金山这傻货的唱腔优美动听,听得我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泪。我的心里就像抽出了一捆大劈柴,顿时舒坦了好多,浑身的毛病也不知扔到哪里去了。

王金山正儿八经地低声对我说:“过去咱俩的事儿各自都有儿子拖累着,为了免得生闲气,谁也不想走到一起去;如今情况不同了,我是彻底自由啦!咱都是单身老青年,正大光明谈恋爱,不用怕别人说闲话,你也抓紧时间自由吧,黄土埋到脖子了,实在不能再等啦!我聘请你当我的货车总经理,我管吆喝卖货,你管算账收钱。男女搭配,干啥不累,活在当下,及时行乐。咱俩走哪吃哪,走哪乐哪,合起伙来做生意,你看我的这个妙方中不中?”

我像小姑娘那样脸上泛起了红晕,低下头来搓着衣角说:“你的这个妙方中呗,我明天就来上班。”

王金山高兴得唱了起来:“破锅自有破锅盖,傻人自有傻人爱……”

我害羞得捶起了他的脊梁:“别唱,别唱,再唱我就不爱你了!”

癫痫病的前期症状都有哪些
如何护理有癫痫的儿童
颞叶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

计无所之网 | 橱柜大全 | 金威澎移动电源 | 高中贫困生申请 | 山东有名的景点 | 男人养肾的方法 | 夏洛特皇后群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