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阜新到十家子 >> 正文

【风恋】你是我的天使(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看着陆天明打开车门坐进去,琪琪心里突然充满了恐慌,她使劲地想要挣脱杜峰那双抱着自己的大手,却反被抱得更紧。她只能舞动着手,大声地哭着,叫着:“爸爸,爸爸……”

虽然陆天明说过几天就会来接她回家,可是看着他的车渐渐地离去,走出了自己的视线,琪琪心里涌满了被丢下的孤独感,伤心的泪水不停地顺着脸庞往下掉。

奶奶走过来,从杜峰手中接过琪琪,一边用手擦去她脸上的泪,一边柔声地安慰着她,琪琪偎在奶奶怀中,许久,才止住了哭泣。

这一年,琪琪六岁。六岁,还是在父母怀中撒娇争宠的年龄,可琪琪却比同龄的孩子成熟而懂事。她知道杜峰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陆天明是养父,但在她心里更依恋陆天明,把他当成了亲生父亲,这六年的日日夜夜,只有陆天明才是她的全部。虽然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对杜峰也有了点熟悉,但除了生她的这层血缘关系外,没有任何情感可言。

琪琪坐在院中的椅子上,看着远处的山坡,近处的房屋和竹林,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弟弟独自在沙堆边玩耍,并不理会她的到来。墙边卧着一只黑色的狗,它抬起头,用有些疑惑的眼神望着琪琪,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在这里。琪琪也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要把她送到这儿来,其实她可以在家,她可以很乖,她可以不惹妈妈生气。是的,妈妈最近总爱生气,有时候一个人出去玩,也不做饭,只留一份外面买的饭给琪琪。爸爸也很少说话,虽然他还是对着琪琪笑,可琪琪却总听见他的叹气声。

临走前,爸爸说,就几天,等处理完事情,一定会接她回去。这些,她都知道,爸爸每天早出晚归,她不想再给爸爸增添烦恼,所以她答应留在这里。只是当爸爸真的离开了,她心里又难过得像丢失了什么。

夜,好黑,像一头怪兽张着大嘴,吞没了所有看得见的东西。这是第一个没有爸爸陪伴的夜晚,在家里,爸爸会开着柔和的床头灯,给琪琪盖好被子,讲一个美妙的故事,伴着她入眠。可今晚她感到了孤独害怕,没有了爸爸的相伴,也没有了那梦幻般的故事,她怎么能甜甜地入睡呢?

奶奶来了,轻轻地走到她床前,像了解她心思似的,笑眯眯地说:“琪琪,想爸爸了是吧?”

“嗯。”她低着头,怯怯地嚅嗫了一下小嘴。

“爸爸过几天就会来接琪琪的,要不要奶奶给你讲个故事?”

“你也会讲故事?”琪琪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奶奶。

“当然喽!奶奶肚子里的故事,有一大箩筐呢!”奶奶温柔地说。

琪琪懵懂地看着奶奶,睁大着眼睛问:“那你给我讲什么故事呢?”

“嗯……龙王爷的故事好吗?”

“龙王爷?”琪琪还从来没听说过,她好奇地点点了头。

于是,脸色温润的奶奶,将琪琪抱在怀中,一边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一边随口而编,讲起了龙王爷那老掉牙的故事。琪琪听着听着,眼睛迷糊起来,渐渐地在奶奶怀里睡着了。

清晨,琪琪在一阵阵悦耳的鸟鸣声中醒来。天已大亮,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有许多鸟儿在屋前的竹林里婉转歌唱,这是琪琪从未见过的美好,她忽闪着一双大眼睛,重新打量着眼前未知的一切。

奶奶已经做好了饭,绿豆稀饭,焦黄的馍片,细细的土豆丝,胖胖的豆芽瓣,这都是琪琪爱吃的菜,吃在嘴里,有特别温暖的家的味道。奶奶看着琪琪吃完,又从厨房拿出一个热乎乎的鸡蛋,亲手剥了壳,一脸慈爱地对琪琪说:

“快吃吧,奶奶专门给你煮的呢。”

“奶奶,你真好!”琪琪甜甜地笑着。

在这个家,奶奶才是最疼爱她的人,杜峰每天忙着农活,并没有多少时间来顾及她。

已经好些天了,爸爸一直没来接琪琪回去,琪琪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他离去时的那条路,盼着他能早点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路上除了来往的村民,就是嬉戏玩闹的小伙伴,琪琪看着他们,眼神里有些难言的落寞。她也羡慕时时在院子里疯跑的弟弟,要是自己也能像他一样,该有多好!

“琪琪,奶奶教你学走路吧,到时你就可以和小伙伴们一起玩了。”奶奶在身边说。

走?琪琪也想走,可脚好像不是自己的,腿也不灵活,不知道该如何迈步。琪琪站起来,双手扶着桌子,不肯松手,若失去了这份支撑的力量,自己就会像风中的小草一样无所凭依地摇晃。奶奶弯着腰身牵着琪琪的双手带着她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用右手握着琪琪的右手,又用左手扶着琪琪的胳膊,鼓励琪琪往前走。琪琪的小手紧紧地抓着奶奶的手,她努力地让自己站稳,小心地迈出了一步,腿有些僵硬,抬脚落脚的时候,身子也随着倾斜,若不是奶奶扶着,怕已摔在地上。

虽然琪琪走得歪歪扭扭,奶奶仍然每天都带着琪琪练习,晚上还给她按摩双腿。有些疼,有些累,可琪琪咬着牙坚持着,她也渴望自由地行走,她也想要做一只飞翔的鸟儿。

半个月过去,一个月过去……琪琪终于能自己行走了,只是右脚有点踮,脚后跟不能着地,有点像半走半跳的样子。但是这样已经很好了,奶奶高兴地又给她煮了鸡蛋,说给她好好补补。

只是,爸爸还没有来,而琪琪一直在等。等他来时,她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自己会走路了,哪怕自己蹒跚着还像一个婴儿;等他来时,带她回自己的家。哪怕他依旧很忙,她愿意每天等着他,陪着他。

等待的日子,漫长得像一个世纪。琪琪想念爸爸的时候,只能拿出那个木偶玩具,那是她过生日的时候,爸爸给她买的。他还说,自己要永远守护着琪琪。可是如今,他在哪呢?他怎么还不来接自己呢?

弟弟要玩她的小木偶玩具,她不给,这是爸爸留给她的念想。

弟弟瞪着眼,凶巴巴地说:“你爸爸都不要你了,你还稀罕这个破玩具?”

“才不会,我爸爸会来接我的,会来的!”她吼叫着,小脸胀得通红。

“别做梦了,你是我们家不要的孩子,现在你那个爸爸也不要你了,他嫌你不会走路,又把你送回来的。”

琪琪懵了,怔在原地大声说:“你骗人,我不信……”

“不信,你去问吧!大人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看着弟弟一脸得意的笑,琪琪“哇”地一声哭了,她坚持了那么久的等待,却在这一刻崩溃了,泪水在脸上肆意地流淌着。

琪琪一直不明白,一个曾经那么爱她的爸爸,怎么就这样无情地走了?那个说好要陪着自己长大的男人,怎么就不见了?而今,她终于知道了。说到底,自己毕竟不是陆天明的亲生女儿,他不过是做了自己六年的养父,在和医生的一番谈话后,又将自己送回了杜峰的身边。杜峰虽然是琪琪的琪琪的亲生父亲,可他在自己出生才几天的时候就抛弃了自己,他不过是给了她生命,未曾尽过一点父亲的责任。陆天明口口声声说要陪自己长大,却只给了她六年的美好时光。原来,自己就像一件旧衣服一样被他们随意地扔来扔去。

一次又一次的抛弃,让幼小的她感到了孤独无助。她恨杜锋,更恨陆天明,是他们让她的人生如此黯淡,让她变成了一只折翅的鸟儿。

六岁之前,他是陆天明宠爱的小公主;六岁之后,她在杜峰身边倔强地长大。

微凉的秋,杜峰为琪琪准备了新书包,送她去镇上的学校住宿。弟弟看着琪琪的新衣服,撅着嘴问父亲,为什么没有他的?其实她根本就不稀罕,这不过是用来包装她那颗破碎的心,让她看起来正常些罢了,谁也不是她心灵的良药,她不需要他这些无谓的同情。当初干什么去了,现在的安慰就像赤裸裸的嘲讽。

在学校,琪琪走路的样子被一些同学嘲笑,甚至还有个男生一瘸一拐地模仿她,又引来同学们一阵哄笑。琪琪很倔强,把眼泪埋在肚里,把自己淹没在书本里。她想要好好读书,她要离开这个地方,她要找到陆天明,她要他亲口承认是他抛弃了她。

好多回在梦里,琪琪欣喜地发现陆天明笑眯眯地站在自己面前,可是等她张开双臂扑过去时,陆天明却又不见了。这梦像幻影一样折磨着琪琪,让她悲伤流泪。她多希望,陆天明能真的出现,哪怕他真的不要自己了,只要他说自己是有苦衷的,她就一定会原谅他。琪琪想要一个答案,而不是这样无声地被抛弃。

每一个季节,杜峰都会为琪琪准备崭新的衣物,他看着琪琪的眼神总是欲言又止,而琪琪只是面无表情地逃离,她才不想听,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都难以弥补她内心的伤痕。她甚至不想过多地和杜峰接近,她只想离开,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经过九年的不懈努力,琪琪终于拿到了高中录取通知书,Z市一中,市重点高中,而Z市,就是陆天明所在的城市。九年的时光,足以带走很多往事,可养父陆天明始终是她心里的结,她没办法忘记。这九年来,琪琪想过他,但更多的是恨他,恨他当年丢下了自己。而今,她终于可以当面质问他了,质问他当初为何丢下了自己。琪琪本以为自己会很开心,可是她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她在想:当初陆天明把自己送回来时,还是一个不会走路的孩子,而今,自己不但学会了走路,还考上了重点高中。如果她站在陆天明面前,他会是什么表情?惊讶还是悔恨?他会有悔吗?

那天,接到录取通知单回家后,琪琪看见床上有一件白色的裙子,纯洁的白,轻柔的纱,长长的裙摆,就像一个唯美而又虚幻的梦。她抚摸着,立刻又想起了陆天明。她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特别喜欢裙子,带蝴蝶结的那种。他曾经说过,可爱的天使就是要穿裙子的,只要有他在,每年都会给她买带蝴蝶结的漂亮裙子。他还说,琪琪就是他最可爱的天使。

琪琪记得,那一年,陆天明带她上街去买衣服,她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件粉红色的小裙子,陆天明给她穿上,卖衣服的阿姨把腰间的两条带子在她身后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还夸她穿着很可爱。尽管那时琪琪不会走路,不能像别的小朋友一样转着圈地让裙摆飞舞,可她就是非常喜欢,非常开心。在梦里,她觉得自己是会飞的,她身后的蝴蝶结变成两个轻盈的翅膀,带着她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琪琪翻开裙子,看着腰间那个精致的蝴蝶结,似乎想起了什么。打开衣柜,下层的小柜门里,放着琪琪的旧衣服,我她一件件翻开,找出了这几年穿过的裙子,她呆呆地发现,每件裙子上都有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这是巧合吗?还是……

十五年前,那个白雪素裹的冬日,陆天明开着车在村口,从杜锋

峰怀中抱走了还未满月的琪琪。虽然包裹严实,但天寒地冻中,幼小的琪琪抗不住寒流的袭击,一到家就发烧了,在医院打了几天针才出院。陆天明忙前忙后地照顾琪琪,为她买最好最舒适的衣物用品,从吃到用,一无巨细。

琪琪快两岁时,还不会走路,只想着是出生后没有吃母乳,加上那场感冒,没有别的孩子强壮,也是常事,便未在意。后来,琪琪的腿一直无力,去医院仔细检查后,医生说,琪琪属于脑瘫,可能是幼时的那场发烧引起的。医生的话,给陆天明的心里蒙上了一片阴影。他和妻子王丽结婚多年不曾生育,当初也是亲戚托亲戚,才抱养了琪琪,想着好好将孩子抚养成人,也算人生不留憾事,却没想到孩子会有这样的病。王丽说,会不会是孩子生下来就有病,他们才送人的?这一点,陆天明心里也曾有过怀疑。他们带着琪琪去找杜峰,他说,把琪琪送人,只是想要个儿子,是绝不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的。陆天明看着杜峰两个年长的女儿,又看着他妻子隆起的大肚子,当时也没再说什么。

既然有病,就需要治疗,可是陆天明承包工地,成天忙得像陀螺,要买材料,要签合同,要管理工人,要安全生产,没有一个得力可靠的人,他又怎么放心手头的工作呢?王丽在单位上班,每天朝九晚五,实在是顾不上。之前一直是陆天明的妈妈在帮忙带孩子,她本就对他们领养琪琪之事颇有微词,这下听说琪琪得了脑瘫,便称自己有病回去修养了。陆天明跟王丽商量,要不请个人照顾琪琪,王丽说,那怎么能放心,琪琪不会走,要是受到虐待怎么办?陆天明只能把琪琪送进幼儿园,叮嘱老师特殊照顾,每天晚上他接琪琪回家后,给琪琪的腿做按摩,让琪琪扶着沙发学站立,一开始,琪琪顫着腿,摇摇晃晃的样子,陆天明耐心地扶着她,一点一点地引导她。虽然进步缓慢,但琪琪终于能从坐到站立,能扶着沙发行走了。

陆天明又带琪琪去了医院,医生说不能再拖了,如果错过最佳治疗时间,以后想走路怕是很难了。陆天明原想,等自己这个工地结束,就不再接活了,自己在家专心陪琪琪,好好给她做治疗,让她和别的小朋友一样,能自己背着书包走进小学的大门。可是这个时候,王丽却提出了离婚,陆天明问为什么,她说她不想守着这个不会走路的孩子过一辈子。要么,陆天明把琪琪送走,要么她走。

一天天的,陆天明寝食难安,这些年,他和王丽的感情还是深厚的,如今,她却要因为琪琪而离开自己。琪琪有错吗?把她送回去,她会过得好吗?她幼小的心灵会受得了吗?自己会安心吗?

最终,陆天明决定,他不能抛弃琪琪。但是他不希望琪琪目睹一个家庭的分离,所以他把琪琪送到杜峰那里,就是想处理好这件事。他和王丽坐在一起,非常和气地吃了一顿饭,王丽说是自己提的离婚,没要房子,陆天明将这些年的积蓄分了大半给她,两个人就这么散了。

他开着车去工地,想着王丽离去的背影,心里仍是有些难受。猝不及防间,听得喇叭声响,一辆大货车竟然失控地直冲向他。他被送去医院,医生说他的左腿保不住了,要截肢。他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出院时,看着自己空空的左腿,他觉得自己整个成了废人。回到家,他躲在被子里哭得眼睛红肿。他不是哭自己,而是他无法兑现对琪琪的承诺,琪琪还在等着他,他该怎么办,他现在连自己也照顾不了,又该怎么去照顾琪琪?怎么给她一个完美的人生?

沉思多日,他只能忍痛告诉杜峰,让他好好照顾琪琪,不要告诉她自己的情况,如果琪琪要恨自己,就让她恨吧。

但是陆天明从来没有停止过爱琪琪,开学了,陆天明给她买新书包,换季了,陆天明给她买新衣物。当然,每个夏天必不可少的,就是买琪琪最爱的蝴蝶结裙子。他不能够陪在琪琪身边,一定要给她最好的成长礼物。

琪琪含着泪,听杜峰讲完事情原委。她再也忍不住了,她要去找陆天明。凭着依稀的记忆,她很快找到了陆天明的小屋,可小屋的门上挂着一把冰冷的锁,失意顿时写满了她的脸庞。

“爸,我是琪琪……”她依然冲动地拍着门。

门,当然不会打开,却惊动了隔壁一位老太太。她困惑地看着琪琪:“姑娘,这门不是锁着的吗?家里没人,你敲了也没用。”

琪琪转过脸一看,认识,这不就是王奶奶吗?从小就没少抱过自己。她惊喜道:“王奶奶,我是琪琪呀!”

“琪琪?”王奶奶愣了一下,立刻激动了起来,“真是你呀!你回来啦?”

“是,我是来看看我爸爸的。”琪琪说。

“他不在家,上班还没回来。”

“他在哪儿上班?您能告诉我吗?”琪琪焦急地问。

“就在前面那个小超市,我领你去。”

于是,王奶奶带着琪琪,慢腾腾地往前面一个低矮的建筑物走去。在标着“大众小超市”店名的门口,琪琪手抚了一下自己狂跳的心,然后撩起了超市的门帘。

超市内人不多,仨仨俩俩的。在一条狭窄的通道里,琪琪猛然看见了养父陆天明。只见他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将成包的食物整齐地摆放在货架上。琪琪看着他,几年的时光,他的面容似乎有些苍老了,背影也不再挺拔了。是呀!没有琪琪的岁月,他又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这几年,琪琪设想过无数种见面的场景,却从没想过会是现在这样让她心疼,她的心像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揪着,泪水,漫出了眼眶。

她流着泪,一步步向陆天明走过去。

陆天明也回过头,看着她,眼里闪着激动的光亮,颤抖着嘴唇说:“琪琪,是你,真的是你……”

琪琪再也忍不住了,她扑上去,抱着陆天明说:“爸爸,是我,我回来了。”

“当初,是爸爸丢下了你,爸爸对不起你……”

“爸爸,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琪琪,还记得爸爸当初为什么给你起这个名字吗?”

“我当然记得,爸爸说过,琪是安琪儿的琪,他会永远把琪琪当成天使一样去疼爱,去守护。”

“琪琪……”

“爸爸!”

父女俩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成年人癫痫病护理要注意哪些
癫痫患者可以工作吗
小孩一感冒就抽搐是癫痫吗

友情链接:

计无所之网 | 橱柜大全 | 金威澎移动电源 | 高中贫困生申请 | 山东有名的景点 | 男人养肾的方法 | 夏洛特皇后群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