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侧翻盖手机 >> 正文

【柳岸】凤山之恋(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凤山位于小城之西边,此山又叫州主山,不管什么山,那山名都是有来历的,但对于此山,我也不是太清楚为何叫凤山,是不是远看该山像凤凰展翅,我这里也就不深究了。山不是太高,沿盘山大路从山脚到山顶快一点半小时,慢一点五十分钟,如果走小路那就用不了多长时间。山上多树,是近几十年植树造林的结果,山道两旁,苍松、翠柏、青竹、绿棕密密匝匝郁郁葱葱。而近几年大量栽植了桃李梅桂菊各类名贵观赏植物,在杏梅树下摆放了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于是杏梅园又称之为奇石园,并整修了上山的大小路,建起了大大小小好几个亭子,山脚树一山门,上书“凤山公园”。随着对凤山的大力建设,小城的人也把这里当成休闲锻炼的好去处,尤其是清晨傍晚清风徐徐,林间鸟雀争鸣,小径上三两行人闲情信步,亭台草坪几对情侣窃窃私语,而最多的还是健步如飞锻炼之人,其中就有我。

几年前,由于身体的原因,医生要求我加强锻炼,于是我就选择了登凤山,时间长了,也就认识了许多上山锻炼的朋友,其中就有峰。峰的年龄和我差不多大,和我的爱好也很相似,好静不好动,爱看书,也写两三篇歪文喝几杯小酒,有共同的语言,因此我们相约共同登山。慢慢的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峰的妻子有时也会陪峰登山,因而我们也认识了,她是一个开朗的女人,常常和我们开不伤大雅的玩笑,看去他们夫妻关系挺不错的。峰说这地方曾经是他最不想来的地方,而现在一切都想开了,所以也就爱来这里了。从他的话里我隐隐觉得这里一定留下他美好或者痛苦的回忆,他不说我也不会问。

这天,我和他又早早的又登山了,与往常不一样的是他的神态有点奇怪,而且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小袋子。我们不由的又走到那个小平台,坐下后,他从袋子里掏出一瓶酒和两个纸杯,说今天心情不是太好,你陪我喝一杯。到了多半杯酒和我一碰一口喝尽,我从来没有看过他这样喝酒,看来的确是有心事。我知道他这人,做事说话都很严谨,他不说的事你不要问,该说的不用你问就会给你说。

和他喝了好一会酒,我们已经微微有醉意了,这时他才叹了一口气说:“今天我去见了一个人,她生病了,而且不是太好的病,让人看了很不好受。”我问是谁,他说是玉。玉,我认识,我们曾经在一个系统工作,前几年她从乡下调进我们系统县局,和我经常有业务上的往来,是一个优雅漂亮的女人。我问峰怎么认识玉,他说他和玉在十几年前谈过恋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间了,由于种种能说和不能说的原因,两人最终没有结成良缘。最近几年两人才有了一点联系,今天看到她躺在病床上,苍白憔悴的面容让自己很难过,想找人说说让自己的心情也好受一点,就想找你好好聊一下。于是峰对我讲了自己和玉的故事,我觉得挺有意思的,经峰的同意,就写下来。

峰说,我曾经和玉有十几年没有见面了,玉在我的脑海里的样子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模糊,但在自己高兴或悲伤时不经意间会想起她,一想到她,十几年前的她,心绪就想潮水一般涌动。也许两人是不可能再见面了,他知道当年自己提出和玉分手时,玉紧紧拉住他的手,满脸是泪水的问他为什么。看到她霎那间变的惨白的脸上那一颗颗泪水时,自己的心也隐约感到刺痛,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但想到自己听到的和看到那些事,于是头也不回的走了,耳边传来一阵阵让人心痛的哭泣声。

十几年了,事情已经渐渐淡墨,峰只是在别人的聊天时,听到过玉的一些事情,结婚了、有孩子了、调动工作了、进城了等等。刚开始听到玉的这些事,心中会隐隐发痛,但时间长了,自己也有了家庭,有了自己的生活,对于听到玉的消息,也就当听到不相干的人和事了。但是当自己和妻子为一星半点的杂事闹矛盾或有不如意的事情时,会不自然的想起那个小镇,那个小镇里一位曾经自己喜欢的姑娘。

谁想,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和玉定然在异地邂逅。他曾经设想过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后和玉相遇的种种情景,而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相遇。当接到去外地进行业务培训的通知时,已经很迟了,第二天就是报到的截至时间了,于是峰急匆匆的乘车赶到外地时,报名已经结束,好在提前去的本县和他熟识的朋友已经替他报到了并登记住处。由于太急,他不知道本县还有谁一同前来培训。匆匆吃完晚饭,朋友对峰说一起去看看本县来培训的其他人,反正要一起培训好几天,认识一下最好。峰虽然觉得很累,还是和朋友一起去拜访其他人。敲开一间客房时,里面有四五个人正聊得起劲,其中有两个女的。里面的人看见他们进来站起握手迎接并自我介绍。当他最后和一位女生要握手时,愣住了,熟识的面孔呈现在面前,是她,是她,怎么会是她:玉。伸出的胳膊僵硬了,目光渐渐的模糊,头脑一片空白,耳边也如一群蜜蜂萦绕,“嗡嗡”的什么也听不清。最后在朋友轻轻一攮下才回过神来,朋友笑着说,怎么没有见过美女吗?是不是被咱们县美女吓住了吧!他感到既尴尬又难堪,讪笑了一下,手机械的伸出去,半天玉也慢慢伸出手。立刻久违的那份熟识、温暖的小手又握在他的手心里,但只是轻轻一碰立刻抽出了,仅仅是短短的一半秒钟,他也感觉好像很长长时间。自己的心隐隐一丝刺痛,“怦怦”跳动的声音,在这热闹的房间里依然能清晰的听到,原以为自己不会太在乎,或许顶多只会感到有点难过,却没有料到猛然看到玉,竟是这般的痛彻心扉,连呼吸都感到疼痛。

峰在整个晚上很少说话,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对面床边坐着的玉,看她的一颦一嗔,不放过她的任何动作。她没有多少变化,十几年的岁月流逝,似乎并没有给她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白净的脸上还是那一副似笑非笑神态,浓黑的长发依然如流水一般披在肩上,大眼睛流动着热情的光波,只是多了几分成熟的美,她还是那样的漂亮,静静听别人说话的样子还是没变。玉和别人在聊天,但在在不经意间目光里还是看出一丝无奈、痛苦,这让峰刚刚平息的心中那丝隐隐的刺痛又渐渐的涌入,不由的想起曾经和玉一起听过的一首歌《我只在乎你》“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峰正在发呆的时候,朋友一拍他的肩膀笑嘻嘻对他说,往日你的死话不是挺多的吗?今天怎么了,一句话也不说。他苦笑了一下,说坐车乏了,听他们几个聊天就可以了。峰看着玉,十几年前他们在一起时,一见面两人就有说不完的话,而今夜,她也是静静的坐在那,很少说话。时间慢慢的流淌,他的心也一点一点的变的空落落的,他曾经设想过无数个和玉见面的场景以及见面后所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而现在,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对面坐的她是真实的。良久,朋友拉着他告别回去休息,当走出房门那一瞬间,他回首望去,只见她也抬头望着他,目光里露出一丝说不出的怨恨、惊喜的神情,他的心更刺痛了。

夜深了,难得失眠的峰今夜注定难以入眠,旁边床铺上朋友微微的鼾声如同雷鸣在耳边轰鸣,越发使他睡不着。不抽烟的峰于是掏出朋友的一支香烟,靠在床栏边,看着一缕青烟冉冉漂浮在面前。一股股哀愁涌上心头,玉的面孔不时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十几年了,他以为早已忘记她了,但今天的邂逅,那些缠绵的往事,并没有像现在吸的香烟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远处,而是深深篆刻在自己的心底,难以抹平,随着岁月的流逝,只留下淡淡的痕迹。今夜难眠的是自己,还有谁能陪自己……

每天的培训,峰总是坐在离玉很远的角落,老师讲的是什么,他并没有听清楚,而目光始终在玉的四周萦绕,不时回想起他们在一起时的情景。明知这一切如流水远去,现在只能默默的对待所面临的,不去想该不该回头,因为没有时光可以倒流,所以只能把忧伤和爱的纷扰深深的埋在心底。每天下午,当培训结束之后,培训学员三五成群的去小城逛逛或在学校旁边的小河边散步,峰和玉也会和大家一起活动。这时峰和玉就落在最后,两人只是默默的走着,有时会简单的交谈几句,多数是教育孩子等话题,对双方的家庭生活和往事两人都小小翼翼回避,不愿谈起。有时两人也聊聊共同熟识的朋友、看过的书和影视,他们发现十几年了,两人的爱好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多大的改变。一起散步的朋友看到他们总是在一起,笑着说他们好像一对恋人,就是没有恋人的那股热情劲。听到这话,他们只是默默一笑,说他们是老同学而已,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就再也没有说什么。

当他们结束短短的几天培训要返程回家时,峰独自一人鼓起勇气来到玉的房间。她已经收拾好东西,一个人静静的呆坐在床边,看到峰进门时,也没有起身,只是无言的看着他。峰站在屋中也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玉,许久许久。他好想和她就这样待着,待着,也想上去和当年一样,轻轻的拥抱他,但屋外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和理智告诉自己这是不能做的。终于玉站起身提起行李准备走,他上去挡住她,玉停下脚步还是无言看着他。峰问她:“我们能联系吗?”玉轻轻的摇摇头又点点头,良久,她要过峰的手机,按下一串数字,以前两人常听的蔡琴的那首《被遗忘的时光》,“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那缓缓飘落的小雨,不停地打在我窗,只有那沉默无语的我,不时地回想过去。”的歌声立刻回荡在房间,他的眼眶湿润了。于是伸出手紧紧的捏住那双曾经柔软温暖的小手说“谢谢你”,玉的眼圈也慢慢变红,任凭让他捏住自己的手。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玉说:“我们走吧,一起坐车回家,路上我们还可以再待上一会。”

在回家的路上,还是和当年一样,买票提东西都是峰在张罗,峰知道玉晕车,也早早照顾玉吃了晕车药,并安排她坐在车窗边。在路上,两人还是很少说话,只是在不经意间相互注视对方。在半路玉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休息,有时因车的缘故,不自然的会靠在峰的肩膀,峰和当年一样丝毫不敢动,唯恐惊动了玉。他想起了当年两人在一起坐车时和现在的情景差不多,只不过现在自己没有伸出胳膊搂着玉。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小城。当提着行李走出车站两人要分别时,峰忽然有点冲动的对玉说:“我送送你吧!”玉没有回话,只是默默转过身向自己的小区走去,她住的地方是在车上告诉峰的。当他们走到玉住的楼下时,玉接过峰手中的行李,头也不回的走进单元门。峰紧紧的盯着玉消失的地方,听着脚步声一点一点在楼梯上变小。良久,峰暗暗叹息了一下,转身准备走,这时忽然听到玉叫他的声音,他以为是幻觉,但还是转过头,只见玉脸色苍白的靠在单元门框,手里还提着行李。峰心里一热来到了玉的面前。玉说:“你等等我,我回家取样东西给你。”半天功夫,只见玉的手里拿着一个用报纸包着的方形的东西,递给他的时候,玉说你等会有时间再看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上楼梯。

峰拿着报纸包的东西走到离自己家不远的街心小广场,坐在树下的石椅上,慢慢的打开报纸,里面是一个颜色已经褪去的粉色小纸盒。峰看着小纸盒,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于是轻轻打开纸盒,一只漂亮的玻璃工艺品静静的躺在纸盒中。峰轻轻的拿出,这是一只玻璃船,船头依偎着一对情侣,白色的小船帆上篆刻着“在爱的海洋里遨游”几个小字。他的眼睛模糊了,他记得当年和玉在一起逛逛商店时,他看见这件称为“爱之船”的工艺品时,立足注视了好一阵,只是因为价格太贵而舍不得买,现在想起还历历在目。他对着自己手中梦寐以求的工艺品发呆了,玉是什么时候买的,当年和她在一起时没看见她买。

峰呆呆的坐了好一阵,想把“爱之船”放回纸盒时,发现纸盒的背面写着几行清秀娟丽的字,是玉的字迹,当年两人经常写信,他对玉的字迹很熟,只不过现在字迹有点黯淡。“峰祝你生日快乐玉”,落款时间是十几年前他和玉分手的前两天。峰看到这句话话时,不由的心中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峰给我讲到他在小广场打开纸盒,看见十几年前玉没有送出的生日礼物,心中发出痛苦的呻吟时,不由的停下来沉默了好半天。我没有打扰他,只是又在纸杯里又添了一点酒递给他,峰和我又碰了一杯一口喝干,就又对我讲起他的故事。峰在小广场上不知坐了多长时间,只是呆呆的望着手中那份迟了十几年的生日礼物,他的心如被针刺一般隐隐发痛,心中空落落的说不出的难受。猛然间手机铃声响起,把他吓了一大跳,手机里是妻子的声音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了,不是说今天中午就到家了吗?她已经做好饭等他回家一起吃饭,峰这才发现已经是下午了,而且也感觉到肚子真的饿了。而温馨的家里,贤惠的妻子,在等他回家吃饭。

峰吃完饭后,夕阳还没有落山,他独自走出家门,默默向城外的凤山走去,这也是多年的习惯。往日他常常邀上几个朋友一起登山,而今天,峰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待上一会。山还是那座山,路不是以前的那条路,想当年峰和玉谈恋爱时也常常上凤山,那时的路还是一条羊肠土路,现在一条盘山大路从山脚一直延伸的到山顶,而那条小路也铺上了石台阶。峰还是沿着当年走过的那条小路如今的石台阶慢慢向山上走去。在山腰峰稍微站了一会,便离开了小路,拐进路旁的小树林。小树林里以前有一条宽不及盈尺的小路,现在已经被野草掩盖,只能看出曾经有过路的痕迹。小树林里依旧有“叽叽喳喳”的小鸟在演唱,路边“唧唧索索”的小虫在合奏,当峰走过时小鸟和小虫静下来了,而他刚走过,合奏又开始了。穿过小树林,面前是一片不大的平台,三面小树林环绕,一面是几十米高的陡坡,平台上绿茸茸的青草如同地毯,上面撒满红色、白色、黄色、紫色的小野花,平台中间独独长着一棵不大的银杏树,如伞盖般的树冠遮住了一块不大的阴凉,树下是两块青石,那是天然的石凳。当年峰和玉在登凤山时偶然发现了这一块地方,从那时起,这里成了他两的私人乐园,在这里他们渡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

治疗癫痫病什么方法有效呢
癫痫一般多久发作
左乙拉西口服悬溶液

友情链接:

计无所之网 | 橱柜大全 | 金威澎移动电源 | 高中贫困生申请 | 山东有名的景点 | 男人养肾的方法 | 夏洛特皇后群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