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百弘帝景 >> 正文

【荷塘】鸟之屋(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秋日黄昏是在不知不觉中来临的,住在高楼大厦里的城里人有时感觉不到的。就像此刻,苗卉坐在卧室的藤椅上,手捧一本野夫的《乡关何处》正低头看得出神的时候,其实外面天空已经开始变灰了。夜就像一场即将上演的大戏,帷幕正在徐徐地拉开了。

“雅琴!雅琴!”突然传来了婆婆碧春的叫喊声。

“哎,怎么啦?”

雅琴是前些天刚请的保姆,六十出头,对老太太很是耐心,这会儿她正在灶台上忙着做晚饭。

“我的那块白毛巾刚刚用过了,不知跑哪里去了?”碧春发出了苍老而烦躁的声音。

婆婆碧春今年九十岁了,就跟小孩子似的,整天不是这就是那。雅琴围着她转还不当数,弄得媳妇苗卉时刻不得安宁。昨天说裤腰带没了,翻箱倒柜找了一个上午,嘴里还唠叨着:“怎么找不到了呢?肯定是被小偷偷去了。”后来雅琴终于在一个装衣服的塑料袋里翻到了那条不值钱的裤腰带,也不知她自己啥时弄进去的。这会儿她又在找白毛巾了。苗卉听了心很烦,放下书,站起身,从衣橱里翻出了一块新毛巾,她跑出卧室,来到婆婆的房间,一边递给她毛巾,一边不耐烦地喊道:“好了,好了,别再找了,给你块新的用用吧!”

老太太接过毛巾,偷窥了苗卉一眼,见媳妇板着个脸,知趣地不再作声了。老了,争不出气了,也该忍忍了。她心里这么想着,手里拿着毛巾自言自语道:“唉,老了,记性乍就这么差了……”

苗卉瞧见婆婆这副模样,心里倒也内疚起来。年轻时这么要强的一个人,如今女儿家不愿去,非要待在儿子家。他儿子还在上班,便就赖上了自己。一次,婆婆对着苗卉直言道:“阿卉啊,你可是摊上我了哦!”

苗卉听了当然不乐意了,当场就嚷了起来:“你怎么就摊在我身上了呢?不是还有你的女儿吗?”

老太太这时候脑子可不糊涂了,振振有词地回道:“古人说得好,养儿防老嘛!”

苗卉真是好气又好笑,也只好半真半假地笑驳道:“养儿防老当然没错,那应该指‘儿女’的吧。按你的说法,那现在独生子女家庭,有的人家只生了一个女儿,今后就不能防老了吗?”

老太太听了哑口无言,瘪了瘪嘴,显现出十分不满的样子。

婆婆出生于大户人家,年轻时她心高气傲,又当惯了老师,平时言谈举止,总是喜欢用教育人的口吻。她其实不大会干家务活,但她却很会挑剔,“眼睛里容不下沙子”,专喜欢找苗卉的茬儿。苗卉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从小生活在农村,性子耿直,做事雷厉风行,“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婆媳两人的脾气,就如同水与火不能相融。十六年前,公公病故了,见婆婆孤单一人,苗卉特意搬进了新房子,把她接进了家门,可是住了不到一年,婆婆就执意要搬去老年公寓住,这一住就是十五年。这十五年里,苗卉几乎每周都要去看望婆婆,婆媳间客客气气的,倒也相安无事。在老年公寓里,婆婆的身体挺健康的,可脑子却越来越糊涂了,前段时间连每天该吃的两次药都忘在脑子后了,叮嘱了几次依然如故。瞧婆婆这种状况,苗卉只好和老公一同去老年公寓把她接进了家门。自从婆婆进了家门,鸡毛蒜皮的事儿时有发生,苗卉宁静的心绪被彻底扰乱了,真有说不出的烦躁不安。

“叽喳……叽喳……”小鸟的鸣叫声接连不断。苗卉抬头望向窗外,透过金瓯无缺尼龙纱窗的细孔,看见窗台的栏杆上停着一只小鸟儿。它尖尖的嘴巴,细细的小脚,不像是麻雀儿。浑身除了颈项和肚皮下稍有点白外,其它部分大都是灰色的羽毛,翅膀和尾巴的羽毛灰的特深。奇怪的是,它那双骨碌碌的小眼睛紧紧地盯着苗卉,嘴里还是不停地在叫着。

是饿坏了吗?也许是被它那双期待般的眼神所打动了,苗卉心中不由地泛起一丝怜惜来。她转身走到厨房里,从米缸里捞了一把碎米在一张硬纸板上,又将纸板轻轻地置于窗外空调的外机上。小鸟儿竟然不为所动,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一跃就到了隔壁人家的窗台上,依旧对着她“叽叽喳喳”地叫着。苗卉心里本来就烦,不愿再搭理它了,随手关了窗户,又继续把头深埋进自己的书本里。

“叽喳、叽喳……”小鸟的叫声似乎远了许多,却一直没有消失。苗卉走出卧室,来到阳台上,发现那只小鸟儿又停在晒衣服的铝合金架上。见了苗卉,它又走近了几步,干脆就停在她面前的水泥窗台上了。苗卉将纱窗拉开一条缝想把它赶走,那小鸟倒反而倾着身子伸长脖子要往屋里钻。

“不会是得了禽流感吧?”苗卉脑子里忽地闪过这样一个古怪的念头,她赶紧拉拢了纱窗。小鸟儿可怜兮兮地望着她,那目光有点像刚才婆婆望着她时的眼神。

“可惜没有鸟笼,不然可以养起来。”旁边烧好了饭的保姆雅琴一边说着,一边去厨房找关鸟的东西。

一会儿,她手里拿了个尼龙网袋,打开窗户要去套那小鸟。小鸟一点没有防备,反而来舔她的手。雅琴倒不好意思去抓它了,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它的羽毛。小鸟儿很乖巧,一动不动地站着,像是在享受着母亲的亲抚似的,煞是可爱。

这时,老公昆宇下班回家来,看到了眼前的一幕,桌上正好有煮熟的玉米棒,他顺手剥了几粒玉米放在小鸟的脚边。小鸟低头啄了起来,囫囵吞下了两三粒。昆宇又用塑料瓶盖盛了点水,放在小鸟的脚边。

“它看上去像是小雏鸟,可能是与家里人走散了,迷了路,找不到家了。”昆宇一边逗着小鸟玩,一边说着。

一会儿,儿子和媳妇下班回来了。一见小鸟儿,两个年轻人都来了劲,嚷嚷着要给它做个窝。

“就用纸盒子做一个吧。”儿子佳佳说道。

昆宇就找出一个送快递的小纸板盒子,掀开了一面,横着放在了晒衣服的铝合金架子的凹槽里,看上去像一个温馨的小屋。给小鸟营造了一个“鸟之窝”后,一家人就团团圆圆地安心吃晚饭去了。

饭桌上,从来没有给婆婆挟过菜的苗卉,用筷子挟了一大块鲫鱼肉放在婆婆的碗里。婆婆望了苗卉一眼,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黑暗终于把整个城市完全笼罩了。窗台外小鸟一点点地朝“鸟之窝”慢慢靠拢着,怯生生地移进了窝里。

吃好了晚饭,苗卉和儿子还惦记着窗台上的小鸟儿,他们搁下了饭碗,急不可待地跑去阳台瞅一瞅小鸟儿。苗卉把头伸出了窗外,佳佳端着手机当电筒。借着手机微弱的亮光,他们看见小鸟儿把头深深地埋进自己的翅膀里。它是睡着了,可那姿势却是站着的,特别逗人。

“这几天有台风,晚上若是下雨的话,这‘鸟之窝’恐怕要被淋湿了吧?”苗卉还是有点不放心。

于是昆宇就找出了一个稍大一点的纸板盒和塑料袋,精心制作了一个防雨的“鸟之窝”。他的动作很是轻柔,小心翼翼地给小鸟儿挪了个屋子。或许真是太疲劳了,它迷迷瞪瞪地从小窝移出来,刚站在屋子外就打起了磕睡。昆宇再也不敢去搬动它了,它就这样在鸟巢外呆了一晚上。

早上,苗卉醒来就惦记起了小鸟,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衣服都顾不上套就跑去阳台去看,可惜已经是鸟去窝空了。

吃早饭的时候,苗卉带着失望的口吻说:“唉,就这么不辞而别飞走了。”

昆宇笑着说道:“一清早就叽叽喳喳的,把剩下的玉米都吃光了。昨晚它一定是迷路了,歇了一晚,卯足了力气,去找它的妈妈了。”

“那一定是在向我们告别了,也许它叽叽喳喳地在表达它的谢意,可惜我没有听到。”

“人家说,鸟是吉祥的象征。万物都是通灵性的,也许它会给我们带来好的预兆呢!”

“可是,我总忘不了它可怜兮兮的目光。”苗卉幽幽地说。

“那你就譬如她是那个小鸟吧!”昆宇望着苗卉诡秘地眨着眼睛,又朝旁边年迈的母亲努了努嘴,小心翼翼地说道。

“哈哈,有这么譬如的嘛!”苗卉笑着嗔怪道。

看苗卉笑着的表情,昆宇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自把母亲接进了家门,她就如弓上的箭,稍不如意就一触即发。昆宇每次在苗卉面前说话都是胆小谨慎,就怕一个不当心,惹得她生气。

这时候,夫妻俩倒是心照不宣,彼此对视了一眼,苗卉会心地笑了,昆宇也放心地笑了……

这一天,苗卉的心情从未有过如此的安宁。她感到,今后自己可以平静地接纳婆婆了。

导致癫痫病是有什么原因
老年人癫痫发病机理
癫痫大发作用治疗方案

友情链接:

计无所之网 | 橱柜大全 | 金威澎移动电源 | 高中贫困生申请 | 山东有名的景点 | 男人养肾的方法 | 夏洛特皇后群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