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阿玛尼的粉底液 >> 正文

【荷塘】莫知夏的秋天(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7月5日,若锦城的夏天仿佛着了火,久旱未雨。若锦城的大街小巷里空无一人,这座本来喧闹的小镇变得让人陌生起来。莫知夏无聊的翻着旧书,也许只有这些被时光遗忘的文字能够在回忆里静静泛漪,在略微驳杂的世界里透明可爱。滴答,滴答,窗外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这场蓄谋已久的雨带着天空的压抑沛然而至。莫知夏听到雨声,这座小城的人听到了雨声,至善的雨泽给所有的人带来世界的宁静。无论有多少权欲,希望,美和丑,在期待与彷徨之后,内心的甘甜却是最美好的福音。

空无一人的小巷突然欢腾起来,整个故事也缓缓在雨中拉开帷幕。莫知夏放下书,喜悦的推开门,向雨中奔去,雨水很快打湿他的头发,他想哭,狂乱的雨点激发他蕴藏在心中的情感。莫知夏在若锦中学读书,正如所有的少男少女一样,柔软的心脏为心中的她所牵绊。可是他所有的情感不过是崖边的蔷薇独自开放,知夏并不是一个大气的男人,他的气度也许只是破败的外衣,夏明溪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她慢慢靠近知夏,静静抱着他。夏明溪喜欢着莫知夏,从小都是,她喜欢看知夏看书时宁神的表情,喜欢在明朗的日子里看知夏飞奔的身影,感情的幼种一旦播下,便在时间的浇灌下渐渐成长,直至成障。明溪用头贴紧知夏的衣衫,怕他悄然离去。知夏回过身抱住了明溪,顷刻无语,倏尔向明溪吻去,明溪轻轻闭上双眼。这个吻在匆匆的岁月中,在闪烁的画面中逐渐定格。人生的长度真如这一吻......

【第一章:安苏若烟,往事阑珊】

三年前,莫知夏还是个懵懂的少年,他每天去学校的时候都要经过公园,每次踩着单车的他总会在这个地方摘下耳机,驻足观望那个蹲下身子喂鸽子的女孩。习惯这种东西,总是很难改变。

莫知夏拨弄着被晨风吹乱的头发,踩着铃声的步点回到自己的座位。他痴痴望着前面的背影,趴在桌子上,不顾语文老师充满怒火的双眼。

“莫知夏,回答这个问题。”莫知夏的语文老师三十开外,她曾经有过令人羡慕的光鲜明艳,但岁月这把刀,会让所有的人变的平凡。

莫知夏还沉浸在充满荷尔蒙的幻想之中,他傻傻笑着,压根不知道后面的夏明溪几乎快用笔尖戳破他的衣服。莫知夏还是感觉到了疼痛,真实的感觉哪怕延迟,总归是有的。知夏不解的回头望向明溪,明溪的脸快垂到了桌子底下。这时,“莫知夏,回答这个问题。”这个声音在耳畔响起,知夏意识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垂着头颅,支支吾吾。

语文老师单雨寻看着眼前的学生,明明很愤怒,明明很生气,却偏偏因为脑海里曾经的某些类似场景止息了怒火,青春的样子就是这样幼稚而可爱。单雨浔突然想笑,知夏无措的样子多么熟悉,她挥了挥手,示意知夏坐下。可是那一天,知夏的脸都是红的,红的让人不忍苛责。

下午,宁安苏回到了家,她的脸很白,她的脸一直是白的。安苏的家里仿佛永远没有阳光,空荡的屋子,象被厚厚的窗帘围成一座封了盖子的井。宁安苏回到自己的屋子,熟悉的风铃叮咚声,在空气中泛起涟漪。宁安苏的屋子很简单,一张床,一件悬挂的风铃,几袋鸽子食。她的屋子很大,曾经她的父亲将她的房子装饰成公主的宫殿。公主的她却一直讨厌新堡,她只爱熟悉的物事。人总是需要阳光的,安苏缓缓拉开窗帘的一角,一缕阳光斜射在她脸上,病态的白似乎有了些活力,竟泛起了红润的光泽。

宁安苏的家在公园旁边,在公园附近最大的别墅群里,她似乎看到有个男生在喂鸽子。模模糊糊,就像我们知道的,怕阳光的人视力都不太好。莫知夏笨拙的给鸽子喂食,夏天的太阳快要落下,知夏半蹲在地上,嘴里嘟囔着“鸽子也认得人吗?”

宁安苏收起了帘子,莫知夏离开了公园。

莫知夏回到了自己的家,他对着卧室的镜子摆弄了半天,镜子里的他喉结在慢慢凸起,棱角在慢慢分明,眼睛在慢慢凝神。知夏看不到这些,我们从来发现不了我们有什么变化,熟悉的让一切变化成为正常。莫知夏的妈妈做好了今天的晚饭,爸爸闲适的搭着腿看电视,知夏还躺在床上发呆,时而傻笑,时而愁眉不展。

“知夏,快过来吃饭。”知夏听到了妈妈的声音,从床上起来,揉了揉脖子。

莫知夏在家里是个乖孩子,知夏很快的来到自己的椅子旁,帮爸爸妈妈摆好碗筷,时而露出浅浅的酒窝。

知夏的妈妈是老师,语文老师,若锦高中的老师。知夏的妈妈看着知夏细心的将碗筷摆放好后,对知夏说:“知夏,今天你寻姨说你上课走神,愣了半天都没有回答问题”。知夏的心里默默诅咒着单雨寻,尽管单雨寻是她妈妈的同学,是她的阿姨,青春期的孩子总希望不被在背后出卖。

“妈妈,我错了。”面对长期处于教育一线的妈妈,撒谎是最最不管用的伎俩,坦诚会减少妈妈的怒火。

知夏的妈妈姓陈,名思涵。她有一双非常美丽的酒窝,这一部分的基因在莫知夏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莫知夏同样也有着漂亮的酒窝,陈思涵和单雨寻是同学,一个在高中,一个在初中。其实单雨寻曾是一名大学讲师,因为若干年前的往事,她来到了若锦城的明源初中。

陈思涵没有继续责怪儿子,知夏很懂事,知夏很乖巧,知夏局促的神情很像某个人,让人不忍苛责。思涵招呼儿子坐下,知夏的爸爸一直沉默着,这位市教育局的局长习惯沉默。他其实很年轻,在这个年纪能够成为教育局长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莫庭的眼神很温柔,他宠溺的摸着儿子的头,轻声安慰,随即两人拉钩,知夏得到了他爸爸的承诺。

知夏已经初三了,他每天都有着相当繁重的课业,在这个夏天他们即将面临中考。知夏复习着今天的上课内容,却总静不下心来,他心里一直在想“宁安苏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她,宁安苏微笑的样子是怎样的,宁安苏给那些鸽子每天都喂多少鸽子食。宁安苏的一切对他来说都这么好奇,尽管他们同班三年,但是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天刚刚黑,宁安苏离开了自己的家,他的身后永远坠着一群人,他们都是这位孤独公主的扈从。宁安苏来到了熟悉的公园,她静静的坐在公园的石椅上,不知道扈从们的议论。扈从甲对乙说“小姐今天好像笑了,我似乎听到了一个叫做莫知夏的名字。”乙闻言,黑着脸说“保护好小姐就行了,不要掺合其他的事。”甲和乙以及诸位扈从齐齐隐身在夜色里。

莫知夏给妈妈打了个招呼,说是想去外面散散心,陈思涵没有拒绝儿子的请求。莫知夏此刻的心情很激动,他看到了女神就在自己前方。宁安苏忽然觉得四周有人,孤独让一个人的感官变得很敏感,刹那,四目相视,率先红着脸的还是知夏。知夏给自己鼓了鼓劲,心里想:我是男子汉,我是男子汉。宁安苏笑了出来,尽管还是那么风轻云淡,总归是笑了。莫知夏鼓起勇气,正准备询问宁安苏,你喜欢这里的鸽子吗?还没说出口,安苏已然问道;“你是莫知夏吗?”知夏点头承认。这次知夏主动了起来,他一屁股做到了安苏的身旁,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安苏的眼神飘渺空洞,让人有种痛惜,知夏却不管这些,她紧盯着宁安苏的双眼,知夏的勇气突然间像爆炸一样蔓延。知夏对安苏说“以后,我们每天可以在这坐坐吗?只是坐坐。”安苏恢复了过去的俏皮,对知夏说道“你猜……”

两人开始了漫无终点的谈话,结果人虽不知,明天约是朦胧。

知夏兴奋的度过了好几个礼拜,这些天安苏每次都会来,两人渐渐熟悉,青春的行囊背负起新的重量。

明溪的家在知夏的隔壁,小时候知夏上树掏鸟窝,流着鼻涕傻笑,到现在,明溪安静的想若锦城的夏河。所有若锦城的孩子都知道夏河,那是若锦城流动的魅力,冬夏春秋,待时变换外衣。明溪长大了,姑且这么说,她的身上多了一些羞涩,以及女孩的特征。明溪说知夏是世界上最笨的男生,当他们一块郊游,一块吃饭,一块去看电影,没带钱的是知夏,不知道路的是知夏,看电影看到睡觉的也是知夏。但是明溪一直很喜欢和知夏在一起,知夏可以给他安全感,以及露出酒窝时深邃的魅力。

星期六的早晨,若锦城的一切和往常一样运转,妈妈还在忙活着早餐,知夏蒙着头呼呼地睡着。明溪蹑手蹑脚的进入到知夏的卧室,这样的事她轻门熟路,揪着知夏的耳朵,往内旋转八度一拧,知夏吃痛的跳了起来。明溪大声的喊“臭知夏,快起床。”明溪和在外面完全不一样,那样安静的她也会有如此清新的暴力。

“明溪呀,我欠你的,觉都不让睡,以后谁敢娶你。”明溪顿时有一口盐汽水喷死知夏的冲动。知夏继续碎碎念:“死丫头,你看你不让我睡觉,我得死多少脑细胞。哎,算了,谁叫我是个绅士,你再别打扰我就行,我不和你计较了。”明溪的表情变得好怪异,她阴笑着,就是阴笑,从背后缓缓拿出一节树枝,高举树枝作欲抽打状。知夏的余光瞥见了那个法宝,心里一惊,忙转为笑脸,对明溪打着哈哈“明溪呀,不,明溪女士,咱有事好商量,我这就起床。”明溪的眼睛也不看知夏,双手叉在一起,眼睛望着天花板,就在这分分钟的时间,知夏已经冲向了卫生间。

知夏踩上单车,夏明溪安静的坐在后排,知夏和明溪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安苏在密闭的轿车中眺望夏河。知夏踩单车的时候会有很夸张的动作,他说自己是“单车祥子”。两人在夏河的河岸上趴着栏杆呼吸新鲜的空气,明媚的日子隐藏着不安。知夏和明溪一路跑跳,安苏的眼神随着他们的身影转动。夏河不宽,夏河不大,偏偏三人相遇,奇数容易让人受伤。夏河的鱼很多,且肥美,河上的舟船仿佛来自千年以前。岸上的杨柳会飘动到未知的未来,堤上繁华似锦,据说若锦城就是因为远看繁花似锦而来。人们饮的水来自这里,人们悠闲的时光旷留在这里,人们的记忆刻在这里,一条河,一城人。

知夏和明溪的明媚倒映在车窗里的眼睛,安苏没有表情,没有表情是最让人恐惧的表情。误会这个字眼,不用解释,本就是错的,再怎样订正也是错的。

天色慢慢晚了,远处城市的灯光闪烁。知夏想起公园的鸽子,公园的人。明溪玩累了,她的头斜依偎在知夏并不宽厚的背上,在知夏送她回家的那刻,她才清醒。知夏没有过多停留,明溪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知夏气喘吁吁的来到约定的地点,鸽子有人喂过了,地上有残渣,知夏等的人没来?那天,他很失落,他不知道安苏平时的细心,只有心里被其他事情充斥,才会剩下残渣。

安苏是走了,没留下一封信,其实她走的前一晚看到了知夏,可该走的还是要走,散落一地的记忆失落摇晃。

【第二章:匆匆流年一晌贪欢】

婉音收拾着桌筷,表弟在房间里摆弄着稀奇古怪的玩意,婉音来到这个家庭已经两年,她的父母离异,她不想夹在中间,就来到了姑姑家。知夏是她的表弟,实际上两人相差只有两个月不到。

知夏换上了运动服和篮球鞋,知夏的个子约有1.83米,喜欢打得分后卫,他满满的一墙海报全是那个叫做科比的男人。知夏来到了离家不远的篮球场,此时正是篮球爱好者的出没时刻,小小的篮球场因为人群的拥挤变得富有生机。

周昼是一个很沉闷的男人,没人知道他竟然可以和知夏成为朋友,周昼皮肤稍黑,轮廓分明,线条硬朗,尤其是眼睛凌厉的寒意,他可以在场上任何地方出手命中。知夏照例买了三瓶佳得乐,周昼没有看球场的动向,他做着热身动作,生硬的向知夏吐出几个字“死胖子没来,你打中锋。”知夏面露不经意的表情,慵懒说道“你个冰人,死胖子啥德行你不知道,数三个数”。两人齐喊“一二三”。一个圆润的球就这样闪出来了,这颗球会动,这颗球会两眼放光,这颗球真的真的好猥琐。“小莫同学,下次偷看别人接吻请先打个通知。”韩同,本文中的死胖子,篮球场上的四大天王,莫知夏一直很感激的好友。

这三人,人称三贱客,打球无比风骚,除了韩同其他两个人都是大帅哥,亮瞎钛合金狗眼的那种。知夏三人从傍晚打到天黑,三人拧了拧汗湿的背心,用水龙头尽情冲刷疲惫,青春的美好让人掏心掏肺。三人闲扯着校园发生的琐事,韩同很喜欢明溪,明溪很喜欢知夏,这是他们都知道的事情。只有周昼,你从来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周昼擦干头发,径直离开。他怪异的性格也只有知夏和韩同这对二货能接受,天就这样慢慢黑了。知夏路过熟悉的花园,傍晚他喂的鸽子食被消灭一空,知夏对着花园,对着星光,想起曾经那个不曾启齿的羞赧,安苏,你在哪里?

知夏会抽烟,十块钱一盒那种,他喜欢那呛人的烟草味所带来的迷离。少年都是喜欢幻想的,知夏的幻想一直是同一个画面。知夏回到了家,婉音还在写作业,高三党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一群人。知夏不爱写作业,或者说他没那个习惯,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乖孩子也会叛逆。是的,知夏和妈妈弄得很僵,尽管思涵没有带他的课,但她的同事会像放电影一样,将知夏的一切告诉她。当我们成长到一定阶段,对于世界以及周遭的事物,人,有了自己的看法,就有了秘密。人讨厌那些将他裸露的人。

脑外伤癫痫治疗办法
癫痫患者不能吃什么食物
河南到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友情链接:

计无所之网 | 橱柜大全 | 金威澎移动电源 | 高中贫困生申请 | 山东有名的景点 | 男人养肾的方法 | 夏洛特皇后群岛